參考消息網7月23日報道 外媒稱,早前,法國新總理瓦爾斯帶著全體內閣成員前往愛麗舍宮參加第一次內閣會議時表示,要告別上屆政府的作風。奧朗德總統則一臉嚴肅地宣佈:內閣會議期間不許用手機。總統說:“我們必須告別那些可能讓自己上癮的行為,要專註於我們必須做的事。”總統親信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奧朗德這個短信迷居然警告部長們不要做任何可能讓自己“上癮”的事。
  法國《解放報》7月20日報道,現在,參加內閣會議的部長們都會把手機留在會議室外,只有奧朗德有權帶進去。然而大家心裡都清楚,這一諭旨所針對的首先應當是奧朗德本人。奧朗德是個短信迷。
  在入主愛麗舍宮後,奧朗德的一些親信都成了部長或顧問。總統還是一如既往地願意與他們通過短信溝通。這種雙通道模式——正規渠道與短信渠道——很快造成了混亂。一位顧問說:“有時他會通過短信將某一決定通知某位部長,而部長身邊的人對此卻不知情。”另一位親信表示:“不能把總統的短信當成最後裁定,因為它很可能還會變。”
  【延伸閱讀】
  外媒:傳奧朗德將迎娶緋聞明星女友朱莉·加耶
  2014-07-22 08:21:00
  參考消息網7月22日報道 外媒稱,據法國社會黨高層官員稱,奧朗德可能即將向女演員朱莉·加耶求婚。據悉,這些官員曾要求奧朗德澄清其婚戀狀況。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7月20日報道,一名官員告訴《巴黎人》日報的記者說:“過去3個月以來我們一直聽說他要與加耶正式確定關係。”
  據悉,社會黨領導人擔心,如果奧朗德繼續對公眾隱瞞其錯綜複雜的私生活,那麼有關他和加耶的流言蜚語可能會為社會黨2017年的競選活動蒙上陰影。一名社會黨領導人告訴《巴黎人》日報記者說:“他必須作出澄清,表明這並非僅是一時玩樂。”
  《激情國度》一書作者伊夫·阿澤魯阿爾說:“加耶厭倦了不得不躲躲藏藏的情婦身份。還有在公眾眼中,她看起來像是理虧的一方。過去幾周她一直對奧朗德施壓,他終於答應了。”
  奧朗德和43歲的加耶在今年1月曝出的緋聞占據了全球各大報端頭條,這促使奧朗德結束了與現年49歲的瓦萊麗·特裡耶韋萊的關係。
  在長達數周的時間內,公眾的關註點都聚焦在奧朗德的婚戀生活而非其推行的政策上。這一緋聞對其業已慘淡的支持率幾乎毫無影響,但對他而言卻愈加尷尬,因為他時常要面對有關此事的發問。
  如果奧朗德的婚訊屬實,那麼這將是他第一次當新郎。他並未迎娶特裡耶韋萊或羅雅爾。現年60歲的羅雅爾為他生了4個孩子,現任法國生態、可持續發展和能源部長。
  【延伸閱讀】
  法華媒為“失意”奧朗德辯護:誰的奶酪都動了
  2014-06-05 15:10:00法國總統奧朗德 (資料圖片)
  中新網6月5日電 6月2日,法國媒體焦點充斥一項民調結果:只有3%的國民希望現任總統奧朗德出現在2017年總統選舉的名單上,遠遠低於他的總理瓦爾斯26%,以及他2012年打敗的薩科齊或是其他任何一位被認為有可能出山競選的左中右各派候選人。法國《歐洲時報》5日文章稱,至此,一位執政兩年,即徹底被國民“拋棄”的悲情人物呼之欲出。
  文章摘編如下:
  6月3日,奧朗德逆勢發力,推出備受關註大規模地方行政改革之“法國大區合併方案”。如果方案在議會通過,法國將由22個大區合併為14個。此舉據估計可節省近10%的行政經費。在增長乏力、債臺高築、財政捉襟見肘,而改革舉步維艱的法國,這個改革,不可小覷。
  眾所周知,法國改革的關鍵,是行政體制改革。法國從中央到地方,長期形成了機構重疊、角色混亂、審批繁複、效率低下的“千層餅”式的行政體制,廣為詬病。其中,地方行政區劃碎片化,也是弊病之一。在薩科齊任內,也曾對此有類似改革之議。但由於觸動利益格局,不了了之。
  而奧朗德在自己民意最為低落之際,推出這項得罪人的改革,堪稱啃了“硬骨頭”,有“哀兵”“背水一戰”之勢,如果成功,未來影響會隨時間推移顯現。現在說奧朗德是“最無作為”的一屆總統,言之過早。
  法國政治,總是詭異的出人意料。這項必須的、並不帶有明顯左右意識形態色彩的改革案一經出台,輿論少見從“大方向”上予以肯定,反對黨仍然是“罵聲一片”,連執政黨內部也很“狐疑”。有觀察家稱,此案能否在議會通過,尚存變數。至此,不能不讓人再次浩嘆法國改革之難;不能不讓人唏噓在法國當總統之難。
  奧朗德上臺兩年,做了什麼“大逆不道”之事,被拋棄至此境地?回顧一下,還真沒有。是否他推行的改革“動了誰的奶酪”?答案是肯定的,可以說“誰的奶酪都動了”。
  奧朗德上臺伊始,記得最先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改革,就是百萬歐元收入以上課以75%巨富稅。此舉屬於危機環境下“宣示公平”的左派作品,雖然象徵意義多於實質,也說不上是什麼“錯誤”。且一般百姓喜歡劫富濟貧,還是歡迎的。
  對於稱自己是“就業總統”的奧朗德,治理高失業率,有兩個思路:一是如“年輕人就業扶助計劃”,以財政人為促就業,這種改革被右派批為“揠苗助長”。第二個思路,是通過給企業減負、提高企業競爭力、給企業雇工鬆綁來促進企業增加崗位,典型者是“企業責任公約”,此舉雖合於市場規律,也有“他山之石”供借鑒,堪稱奧朗德大膽的“招牌改革”,但卻被右派斥之“做得不夠”的半截子改革,被左派陣營批為“給老闆送禮”的“右派政策”。奧朗德再次“裡外不是人”,但左右政治精英都心知肚明:此舉確實是治理失業的治本之策。
  另一個奧朗德執政路線極具爭議的話題是,他究竟是“緊縮總統”還是“增長總統”。奧朗德是打著反薩科齊緊縮政策的“增長總統”旗號當選的,他信誓旦旦要反其道而行之,要重新與歐盟談判“穩定公約”以轉“緊縮”為“增長”,給了法國人太多關於“增長”不切實際的幻想。(今天看,奧朗德最大的錯誤在於此。)
  等他上臺當家,知道“柴米貴”、“債要還”、“穩定公約”不可撼動幾條鐵律後,除了“緊縮”,別無他途。因為增長豈是口號高亢就可以達成的?於是讓中產階級“割肉”,向老百姓加稅等等得罪其基本票箱舉措,不得已而漸次出台。至此,他又被譽為“增稅總統”。左右派齊聲聲討之中,奧朗德終於“裡外不是人”。
  如果說奧朗德“增收節支”政策中“節支”做得不夠的話,此次地方行政改革,彌補了這個缺陷。且這是右派政府想乾而沒乾成的事,為什麼再次“裡外不是人”呢?這就不能不說一句,法國獨特的政治生態與改革文化了。
  左派嫌奧朗德右、右派嫌奧朗德左的怪象說明,法國對改革正確與否的評價,仍然停留在意識形態壁壘之中與政客黨爭之上。往往在野黨,只想抹黑對方以求選舉上位,對待改革,沒有以國家利益為核心的高姿態。
  平心而論,奧朗德不算很傑出的總統,但他上任以來推行的改革,有力度不夠者,有缺項者,有“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者,但其主要改革政策,“為企業減負”、“精簡機構簡化行政”、“放權地方”、“社保改革”、“人才市場改革”都是當務之急,都是必要的必須的,早晚要做的,無論誰上臺都繞不過去的。
  只是任何改革,都是有代價的,都要觸動某一階層某個群體的既得利益,如果凡是觸及自己利益的改革就反對,改革永遠無法成功。法國永遠無法走出危機。從奧朗德遭拋棄看,法國政壇尚難走出意識形態藩籬,法國國民尚未有為改革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德國之所以危機中一枝獨秀,得益於改革;而其所謂“偏右改革”,都完成於左派執政階段,說明德國政治的成熟。法國左右對立政黨應迅速淡化意識形態成見,團結於國家利益旗幟下,惟其如此,改革才能成功。
  環顧世界,改革都是發展的主題曲。而改革都會觸動利益集團。將失敗歸咎於一位總統,再選出另一位,對於民眾來說是容易的。但反省自身,有“大河無水小河乾”的生存智慧,有在適當時機放棄眼前既得利益以求國家渡過難關,而取得更大長遠利益的勇氣,就難得多。但法國當今所面臨的政治、經濟、社會危機已相當深重,此時呼喚的,不僅是政治家,更是民眾的這種智慧與勇氣。
  奧朗德在最為困難的執政時刻,推出得罪左右議員與官員大區合併的直接結果,就是烏紗帽減少)的地方改革,理應得到喝彩與支持。
  【延伸閱讀】
  美報:奧朗德將宴請普京 俄或擺脫西方孤立
  2014-05-29 17:34:01
  資料圖片:2012年6月1日,在法國巴黎的愛麗舍宮,到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左)與法國總統奧朗德出席新聞發佈會。普京當天抵達巴黎,與法國總統奧朗德會晤。新華社/路透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5月29日報道 美國媒體稱,俄羅斯總統普京將參加下周在諾曼底海灘上舉行的紀念諾曼底登陸70周年的活動。這將是普京自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以來首次與西方領導人面對面的會晤。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29日以《奧朗德將宴請普京,俄或擺脫西方孤立》為題報道稱,法國總統奧朗德將利用此次二戰紀念活動的契機與普京就烏克蘭危機進行直接對話,從而結束普京自3月份以來面臨的西方外交孤立。
  克裡姆林宮5月28日宣佈,奧朗德和普京計劃於6月5日(也就是諾曼底登陸紀念日的前一天)在巴黎愛麗舍宮一起用餐。
  普京的助手烏沙科夫表示,雙方將討論包括烏克蘭危機在內的各種多邊國際問題。
  報道稱,奧朗德的辦公室證實,奧朗德當日將分別與普京和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會晤。奧朗德稱,在最後一刻,他還邀請了另一個人參加6月6日的諾曼底登陸紀念活動,即烏克蘭當選總統波羅申科。
  據報道,目前尚不清楚奧朗德是否就他的這些計劃事先與美國或其他西方盟國進行過協調。
  奧巴馬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表示,白宮方面知道奧朗德打算宴請普京。該官員說,奧巴馬不會參加,但會與奧朗德單獨會晤。  (原標題:法媒:奧朗德開會愛玩手機 發短信“上癮”)
創作者介紹

聖誕

mi43mirw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